为什么 ENS 不创建更多的顶级域:我们在对全球域名空间负责

最近很多区块链域名公司忙着批量创建顶级域名。

ENS (Etherereum Name Service)这些年来其实也一直收到社区的反馈:希望在 .eth 顶级域之外增加新的 ENS 原生顶级域,但我们并没有这么做。背后的原因出于这两个考虑:区块链域名系统要当全球域名空间的搅局者还是好市民?怎样发展才能保证用户以及区块链域名系统的利益最大化?

在对上述两个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后,开发团队在此向社区阐明立场。我们认为区块链技术将革新当前的互联网域名系统,带来全新的范式转换,但仅靠技术不可能赢得这场战役。

命名可读化是社会协作中固有的任务,良好的命名系统能很好地避免许多本不会出现的矛盾冲突,为社会协作的长期胜利提供保障。在本文中,我将从互联网命名系统需要谨慎的协作演进出发,解释为什么 ENS 不制造更多的顶级域,而是计划在 ENS 增加支持现有的顶级域。

简而言之,我们目前认为区块链域名系统需要对全球命名空间负责任,要当一个好市民。

以下长文杀猫!

社会协作

可读的域名天生具有良好的社会性,它和电脑生成机器标识符不同,后者不需要赋予任何社会意义就能自动生成。

两个 IPv6 地址间的差别虽然对计算机有意义,但是对社会协作毫无意义。人们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自己设备的 IP 地址究竟是多少。而反过来,两个可读域名间的差异则携带了大量的社会意义。可读域名的含义不同,社会性不同,无法相互替换,它们各自的独特性决定了域名归属权的重要性。

进一步讲,互联网上的可读域名只能存在一位所有者。你能想象在不同的浏览器或 ISP 下,键入“google.com”竟然跳转到不同的网站吗?要想构建一个对互联网有价值的域名系统,就必然需要维护一个全局共识的命名空间。

那么问题来了,域名应该归谁所有?根据什么判定归属权?当有人想要创建一个新域名时,他该怎样与互联网通信,以确保没有人使用相同的域名?请注意与其说创建一个新的顶级域是技术问题,不如说是社会协作问题。从技术上讲,不管是否使用区块链,任何人都能立马造出成百上千的新顶级域来卖给用户。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保证产生的域名以可信的方式被整个互联网接受,如何保证域名系统中用户的长远利益。想解决网络中不同组分间命名冲突的难题,就需要全体成员都对相同的域名规则达成一致。

换句话来说,因为只有一个达成了共识的命名空间,所以我们需要和全世界的代表及利益相关人展开紧密的社会协作。

这就是 ICANN 存在的原因。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国际组织,旨在协调互联网的域名系统。ICANN 会议对公众公开(参会免费,同时在互联网上现场直播各个会议),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参会者。

对那些提起 ICANN 就要嘲弄一番的人,我们想说 ICANN 和其他任何人类组织一样,的确存在能够指摘的缺点,但更需要强调,是因为 ICANN 存在,才能让我们如今天这般优雅地使用互联网。

除此之外,ICANN 代表全世界制定了创建新顶级域时的规则和流程,保证了互联网上每一个顶级域都是独一无二的。所有人都能对某一个新顶级域发起申请,ICANN 会尽可能保证这个顶级域归属到最能发挥其作用的组织手中。ICANN 有一则格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互联网”,而上述协作机制对维护同一个互联网至关重要。

ENS原生顶级域:.ETH

在 2017 年五月发布 ENS 的时候,我们创建了新的顶级域 .ETH 。我们当时并没有通过正常的 ICANN 流程申请,原因如下:

ENS 在提出时是一项试验性的技术。最开始只是几位以太坊基金会成员业余时间编写的小项目,他们当时并不确定项目能否成功(the DAO 在一年前刚刚失败),人们会不会用。由于明白项目肩负的责任,团队一开始就做好了即使失败也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的准备,只发布了 7 位及以上长度域名的注册(因为位数相对短的域名更稀有也更有价值。现在我们对 ENS 的智能合约已经非常有信心,开启了 3 到 6 位字符域名的一次性拍卖,拍卖结束后,所有的域名都可以立即注册)。

ENS 发布的时间节点恰好没有碰上 ICANN 开放新顶级域申请(现在也没有开放),并且即便当时 ICANN 开放了申请,整个流程也将长达数年,消耗大量资金。因此在当时等待 ICANN 的核准并不现实。

换句话来说,ENS 在当时需要由一定的空间进行试验。结果大家有目共睹,互联网对这样一个区块链实现的,去中心化且抗审查的命名系统有迫切需求。虽然最开始 .ETH 域名的申请相当麻烦(如果之前因为没有揭标而损失了您的以太币,我们深表歉意;目前域名注册已经由拍卖转变为了即时注册,只接受以太币支付,而且需要使用 Web3 浏览器,官方没有进行任何的市场宣传,只在一小部分极客圈子里流行…… 但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已经有超过 31 万个以太坊域名被注册(不包括子域名),注册费累计超过数百万美元(顺便提一句,这些注册费并不会进入 ENS 开发者的口袋,而是被锁定在了基金会的智能合约中),20 多家钱包都已经支持了 ENS (或是承诺即将支持),Opera 浏览器更是原生接入(Brave 是下一个),浏览去中心化网站的最常用的 MetaMask 钱包也早提供 ENS 服务,这样的进展每天都在发生。

可以这么说:如果把 .ETH 顶级域和 ICANN 八年前批准的一系列新顶级域对比,.ETH 绝对是目前互联网上最成功的新顶级域之一

做全球命名空间里的好市民

我们的确在常规程序之外做了一些试验性工作,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在成长起来之后不想当全球命名空间里的好市民。

去年 ENS 在获得一笔资助后正式从以太坊基金会中剥离,同时成立了自己的非盈利性组织。之所以选用非盈利性的组织架构是因为我们将 ENS 视作公共利益,它不止是以太坊生态中的基础设施,更有潜力成为未来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把质押-退款计费模式改成了年费模式,以更好地解决域名抢注问题,同时在年费上选择了合理的价格,既能防止大规模抢注,同时不影响正常用户使用。(大部分 .ETH 域名的年费都是 5 美金)

在做出任何改进决定前,我们都进行了长达数月的公开讨论,其中的议题也包括如何使用收集到的资金。你可以阅读这篇以及这篇文章来了解当时的讨论结果,总而言之,我们认为筹集到的资金最好用于维护 ENS 系统的长期利益,维持目前的发展趋势以及进一步的升级提高。筹集到的资金能减少团队对赞助的依赖,保证 ENS 在做决定时始终从互联网的长远利益出发。

在这个模型下,其实意味着如果我们创建更多顶级域,就有可能获取更多收益。事实上,很多 ENS 成功后发起的,由风险投资支持的项目已经这么做了:向用户售卖自制的基于区块链的顶级域名(它们的系统也大都是在 ENS 的代码上小修小改),根本不做长远打算,不考虑域名能否融入全球域名空间的问题。

我们有意克制不再多创建一个新顶级域。正是由于非盈利性,我们才能不局限于短期的快钱,而是始终关注用户和互联网的长期利益。

我们认为在 ICANN 之外创建新顶级域并且销售的行为,不仅损害了区块链域名系统的长期发展,也对用户有百害而无一利。

在 ICANN 正常流程之外创建的区块链新顶级域越多(不是指实验性质的顶级域,而是那些以赚快钱为目的,丝毫不尊重由整个互联网艰难探索得来的协作规程的顶级域),也就越容易积累全球互联网社区间不必要的对立。有些人也许想要 “对抗 ICANN ”,但这意味着和 ICANN 代表的全球互联网社区为敌。我们不认为将时间和资源消耗在这种斗争上有任何价值。

在 ICANN 之外创建新的顶级域对用户而言还有两个严重的缺陷:第一,这种不必要的对立使得互联网上的大部分用户无法享受区块链域名系统的便利之处,例如安全性、抗审查性以及可编程性等等。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意味着销售给用户的区块链域名也许永远无法接入全球域名空间。就是说即使用户购买了某个区块链域名,也许以后在全球域名空间中该域名会被分发给别的人使用,导致用户原先购买的区块链域名毫无价值。举例来说,如果我们新创建了一个 .WALLET 顶级域向用户销售,可当下一次 ICANN 向公众开放新的顶级域注册时,有人恰好申请到了 .WALLET 顶级域(不管是好心还是恶意)并且也向用户销售,那无论是适用范围或用户基础,区块链域名都无法和他所售卖的顶级域竞争。这样以来,一个在互联网的大部分场景下都无法使用的区块链域名究竟值多少钱呢?只从实用的角度看,这种冲突会引发很多不必要的错误,而在加密货币世界中错误是要付出沉重经济代价的。

.ETH 域名实验的成功证明了新技术的价值。在发展的道路上,我们希望尽可能肩负起应担的责任。这包括在适当的时机通过 ICANN 的常规流程注册 .ETH 顶级域,以保护用户的利益。我们同时也在考虑通过 ICANN 的流程收购其他新顶级域,并将其接入 ENS 系统。当前团队已经在投资构建与 ICANN 社区的良好关系,参加 ICANN 组织的会议,作为区块链技术界的大使宣传新技术对域名系统的改进。恰好看到这篇文章的 ICANN 社群成员们:我们是友军!

ENS 拓展 ENS 上可用的命名空间

但这意味着目前 ENS 用户只能使用 .ETH 域名吗?ENS 系统其实为很多以太坊生态之外的项目提供了域名服务,比如说 IPFS 网站,Tor 的 .onion 地址以及其他数字货币项目,我们甚至构建了一个为传统 DNS 记录提供 ENS 服务的项目。在顶级域 .ETH 代表以太坊的范畴内,这个应用十分受限。

我们的解决方案是把现有的 DNS 命名空间用到 ENS 系统中。

我们已经利用 DNSSEC 设计了一个系统,让 DNS 域名的所有者可以创建密码学证明,进而使用 ENS 系统中对应的域名。

举例来说,以太坊基金会拥有 “ethereum.org” 这一域名;利用该系统,他们能在 ENS 中创建一条“ethereum.org”记录(不是 ethereum.eth ,这两个域名不同)。这样以来,以太坊基金会不仅可以使用“ethereum.org”作为传统网站域名(利用 DNS),也可以将其设置为数字货币收款地址(利用 ENS)。

.XYZ 域名已经支持了这个功能,目前 .LUXE ,.KRED 以及 .ART 也都以某种特殊方式完成了接入。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将这项功能拓展到所有支持 DNSSEC 的 DNS 顶级域,就是说包括目前常用的几大顶级域在内的所有顶级域。通过这样,我们支持并尊重了当前互联网正在使用的 DNS 命名空间,让域名的所有者能够使用 ENS 基础设施的各项新功能,同时拓展了 ENS 系统的可用性。

结语

如果始终秉持负责的态度,基于区块链的域名系统会有光明的未来。我们相信 ENS 会是互联网域名演进的方向,它既有着自己的发展道路,也始终尊重并支持现有互联网的域名空间。